劉海粟、李苦禪、賀友直、辛冠潔、饒宗頤、李瑞環論崔如琢藝術

摘要: 當代畫家,能得六位耆宿從不同角度一致激賞評述亦世之罕見者,今綴引如上,略加表說,希望對於同道諸賢也能有所啟示,得以共勉共進也。

11-09 14:45 首页 艺术战争

(导读:《耆宿巨眼 激賞大崔》劉海粟、賀友直、李苦禪、辛冠潔、饒宗頤、李瑞環六老論崔如琢藝術。當代畫家,能得六位耆宿從不同角度一致激賞評述亦世之罕見者,今綴引如上,略加表說,希望對於同道諸賢也能有所啟示,得以共勉共進也。)


(保利香港拍卖《太璞如琢,崔如琢精品專場 [IX]》10月3日下午1:30在香港君悅酒店开拍。)


大崔者,此之謂中國畫大家崔如琢先生也。


耆宿者,則劉海粟、賀友直、李苦禪、辛冠潔、饒宗頤、李瑞環六老也。


彼等六老皆吾國當代未可略過之重要人物,先後皆以法眼巨眼激賞崔如琢先生之藝術,發為要言、重言,為之品評論定,今遂一一略記,或可為吾人對當代崔如琢之藝術得有深入之識見也。


(LOT 1201 崔如琢《狂風驟雨暗江千》 2012年作 設色紙本 鏡心 144 x 74.5 cm  估價:HK$ 11,000,000 - 16,000,000)


劉海粟先生:北方的大寫意,我最欣賞齊白石和崔如琢兩家。


這是1986年,崔如琢先生旅居香港時,與劉海粟先生相遇,十分相得,海翁初見如琢之作即大為欣賞,主動提出合作荷花圖,氣息相交,何等快意。其時畫家陳德曦先生在場,共論道談藝,未可終日,說起北方的大寫意局面,海翁慨然道:「北方的大寫意,我最欣賞齊白石和崔如琢兩家。」這段藝壇佳話,在當時的香港明報刊有詳盡的報道。


劉海粟先生是我國百年來文化史和美術史上不可一缺的風雲人物,他之狂肆,他之敢為天下先的氣概氣度的確為史上少有。他在上海復興路上的居所被康有為題為「存天閣」,又被人稱作「藝術叛徒」,創辦「上海美專」,在中國首倡模特兒寫生,與道學家們大肆論戰,等等,皆在中國美術史上留下光輝業績,長久不衰。他是中國新美術運動的拓荒者,也是中國現代藝術教育的奠基人,慧眼識英才,也是他一生的要目。


昔人云,畫,心畫也。足見畫藝與畫者的心性、性格有至要的關係。如琢的豪拓,性格中至大自重自豪一往無前的氣勢,頗與海翁相通。傅雷先生評海翁時十分精準地指出:「海粟生平就有兩位最好的朋友在精神上扶掖他鼓勵他,這便是他的自信力和彈力——這兩點特性可說是海粟得天獨厚,與他的藝術天才同時秉受的。因了他的自信力的堅強,他在任何惡劣的環境中從不曾有過半些懷疑和躊躇;因了他的彈力,故愈是外界的壓力來得險惡和兇猛,愈使他堅韌。」(《藝術旬刊》第一卷第三期《劉海粟論》)對照崔如琢的「四主人」論,此中理念與藝術家的主體意識,兩兩相較,確有驚人的相似之處。


中國的大寫意傳統由來已久,若依一般論家之說,是元以來明清的濫觴,其實他的源頭應該更早,完全源於華夏民族雄強不倔的性格之中,先民陶器上的天然不拘之繪,以至兩漢時期的繪刻、書法,我們皆可找到大筆揮灑、自由奔放、直抒胸臆的豪唱,孔子所說的「狂狷」,亦長存吾土吾民的心性之中,春秋百家中有之,李杜蘇辛中有之,以生命之線為骨為筋的書法中有之,其於繪畫合抱之中更不無可能地孕育出歷代寫意高手,在此一點之上,崔與劉更有天然的契合之處。故海翁對崔如琢的感情傾注,揮寫間與天然造化的擁抱神契,自然就慧眼慧心深以為會了。崔如琢的大寫意山水,並不拘於寫何山何水,他是吞納心中,大化大合,噴薄而出,如神龍躍空,驕嬈雲煙,在北方的畫家中獨出己格,不為時流所拘,海翁對他的評價實不為過也。嘗見海翁書字,多好寫「氣節千秋」、「紙上人間煙火,筆底四海風雷」之句,移於崔氏的大寫意山水和後來的大寫荷花如「荷風千秋」之作,不亦非其而莫屬哉。


1982年8月21日,海翁以八十七歲高齡九上黃山壯寫黃山時,有長信賜我,信中慷慨地說道:「每天穿山透石,攀登奇峰,馳毫驟墨,努力創作,是要為祖國、為人民作出貢獻。」彷彿與崔如琢之以藝報國, 以中國畫雄視歐美、日本,又是何其相似乃爾!


(LOT 1203 崔如琢《看雲疑是青山動》 2011年作 設色紙本 鏡心 144 x 75.5 cm 估價:HK$ 12,000,000 - 17,000,000)

(LOT 1202 崔如琢《疏林映雪見江峰》 2011年作 設色紙本 鏡心 142.3 x 74.4 cm 估價:HK$ 10,000,000 - 15,000,000)


賀友直先生:我看崔如琢山水,如對珠穆朗瑪高峰;但我並非在羅布泊沙漠中觀之,而是站在拉薩高原之上。


賀友直先生是中國當代白描人物畫大家,七十餘年專註於連環畫創作,以《山鄉巨變》、《白光》、《齊白石一生自傳》等名作開創出中國人物畫的新面,引領風騷,妙化中國白描之藝,把通俗的連環畫形式引入一個全新的境界,1980年代曾為中央美術學院延請為教授,帶領研究生,傳授白描人物畫創作,在國內和國際上享有盛名,也是崔如琢先生自青年時代即十分尊崇的大師級歷史人物。


2010年9月3日,正逢上海的世界博覽會時期,崔如琢先生的「大寫神州」書畫巡展在上海美術館隆重開幕,賀友直先生抱病參加,這是他第一次得觀崔如琢的畫作,他指着一幅崔氏的雪景山水,興奮地說「阿拉(我們)上海人畫不出」,崔如琢的大寫意山水,無疑給他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越三年,賀先生的《兒時玩耍》專題展在上海徐匯藝術館開幕,我收到請柬,偕原上海世博會白文華副局長,擔了一瓮紹興黃酒登台祝賀,剛要發言,老人忽然鄭重地說:「你的北京朋友崔如琢才畫得好!我看崔如琢的山水,如對珠穆朗瑪高峰;但我並非在羅布泊沙漠中觀之,而是站在拉薩高原之上。」這番話當即激起了全場的熱烈掌聲。


賀友直先生畢生執着創作,在繪畫經驗和理論上也深有思考及不凡的見解,緣其畢生豐富實踐,精深簡約而得大體大要,往往發前人之未見,故我嘗謂他為一難得的「經驗主義理論家」,蓋其精慎的畫語錄及總結人物創作的文論,皆自辛勤實踐中來也,為畢生經驗之總結,亦由之而深思的寶貴理論成果,與他之創作互為因果也並為雙美。然他並不輕易臧否人物,極少對畫壇人物作出如對崔如琢先生這樣極高的評價。近二十年前我與他受邀參加關於浙派花鳥畫研討會,他曾以六個字「好看、高雅、功夫」來概括對於中國畫評判的標準,即一是形式,二是格調,三是修養,簡要而深入底里,無疑他認為崔如琢的山水畫是難能可貴地符合了這三大要素,而以之來衡定當今畫壇,當之者幾稀幾稀哉!他在創作上又提出「發現」和「區別」兩點,認為一個真正的藝術家,必須有所發現,見人之所未見,識人之所未識;其次便是所創定要區別前人,區別同道,區別舊我,方能得大成就也。以之對照崔如琢的藝術,可謂深合賀公此道。北山南水,或渾厚或華滋,畫者所面皆同一中華大地山水,而如如琢者能獨唱己調,大開大合,以筆墨以指墨,揮灑出崔家面目,雄奇於當下,斯誠能於造化與藝術特有大發現並特有大風致大區別者也。足見賀公對於崔如琢藝術的激賞和高評,是深刻而獨到的。


舉目畫壇,騰達淺薄,熱鬧間只是凡手芸芸,英邁人物畢竟杳若晨星,深值珍視珍惜,賀與崔皆難得為大家,惺惺相惜者也。


(LOT 1204 崔如琢 《蒼山連凍浦,雪屋入寒林》 2013年作 設色紙本 鏡心 143.5 x 74 cm 估價:HK$ 10,000,000 - 15,000,000)


李苦禪先生:筆墨氣勢頗正確,從此努力可矣。癸卯正月題以勉之。


李苦禪先生題崔如琢少作頗多,此之所題乃為其1962年十八歲時所作之丈二長條寫意墨梅圖,是圖老乾虯勁蒼潤,長枝自天而下,梅花如星之聚,耀然其間,氣勢軒昂,筆墨老到,令人難信為一少年所為。


崔如琢五歲發矇,在乃父督導下學習經典,七歲初臨齊白石翁《秋趣圖》,心摹手追,頗得大寫意意趣,此為最初的種子,十三歲獲觀《齊白石遺作展》,益震撼於齊翁詩、書、畫、印的天縱、超凡,沉湎書法篆刻,立志中國書畫,自此每星期假日必背一書包,置筆墨紙硯,獨往故宮博物院,遍臨古人名跡,午間只以清水饅頭果腹,可見他的第一口奶選擇得十分正確,至十六歲正式拜李苦禪先生為師,系統學習大寫意花鳥。苦老是齊白石門下最為得意成就卓著的大家,性格豪邁,筆墨雅正,他的眼光見解也是極為獨到的。於如琢墨梅圖上所題要言不煩,一語中的,肯定了這位天才勤奮少年的成績,也點明了他努力的方向。他首先肯定如琢大寫意中筆墨和氣勢兩端的「正確」,此誠作大寫意之必不可少的前提也。雖然大寫意自古以來弄之者甚伙,卻是一條險途,極易誤入歧路,故成大事業甚難甚難。此中其與中國偉大書法中的草書最為切近,在技巧上的運筆施墨實為關鍵也。筆是指用筆,前人謂「骨氣形似皆本於立意而歸乎用筆」,又雲「生死剛正謂之骨」;墨是用水之道。若無這個前提,又遑論乎大寫意哉!今試以如琢少作觀之,他的筆墨的確從開始便切合了這個規矩,一起手即正,符合先哲所說的「得乎中」焉,保證了他在以後長期的為學創作發展中,不偏不倚,確保一往無前的正確航向,向大成就馳去。而氣勢者,又為大寫意必具之大要,在後天的努力修鍊,更蘊藏在天賦之中。以崔畫這半個多世紀以來的實踐驗之,作品中浩然之氣和生命躍動之勢,渾然天成,真為同道中少見。然苦老題之所指大約還是在當時少作中赫然所吐露的氣派和勢態而言,這顆氣勢初露的少年新星,因其路之正,氣勢之正,則必成大器也,用一句當下的俗語形容,老人家的這句警言,真是起到了於崔如琢大寫意藝術「保駕護航」的重要作用。這在當下究竟如何解決堅守傳統,在正確繼承的前提下而有所新的建樹,樹立新經典的時代大課題中,亦值得吾人深長思之。


(LOT 1211 崔如琢《聽聲》 2013年作 設色紙本 鏡心 143 x 524cm 估價待詢)

(《聽聲》局部)

(LOT 1207 崔如琢《冷碧新秋水,淡香醉萬家》 2016年作 設色紙本 鏡心 547.5x66cm 估價:HK$ 32,000,000 - 37,000,000)

(《冷碧新秋水,淡香醉萬家》局部)


辛冠潔先生:


赴崔府拜觀如琢指墨,持杖站立兩小時,一口氣精讀佳作30餘幅,神工鬼斧,氣象萬千,讓我感奮不已。回到家立即致函感謝,略雲幸讀寶墨,大飽眼福,快哉快哉。偶得小詩兩首,茲錄其一,以博一笑。詩云:「山巒起伏林木蕭,芙蓉競秀尤嬌嬈。崔魁運腕千鈞力,揮灑華章逼二高。」首先,關於「崔魁」這一判斷,我不過是在背書,此前5年,德高望重的前輩學者、美術評論家饒宗頤先生,已稱如琢為畫壇「英絕領袖」。當然背書亦應有根據,不可人云亦云。我稱如琢為中國畫壇魁首,是有具體根據的。根據一,如琢的書畫基礎牢固,根底深厚。根據二,如琢乃當今中國畫畫壇的全能冠軍,既精於畫,又擅長書,既精於藝術實踐,又長於藝術理論。根據三,如琢是位主體意識強烈,富於創新精神而永遠不知滿足的畫家。根據四,如琢是一位敢想人所不敢想,敢畫人所不敢畫的,有膽識、有銳氣的畫家。


我已經預感到,如琢的指墨,將被中國美術史重重記下兩筆:其一,「崔如琢撞響了振興指墨的洪鐘」;其二,「崔如琢在中國指墨藝術發展道路上樹立了一座新的里程碑。」讓我們拭目以待。


辛冠潔先生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學者,同時也是一位著名的鑒賞家和收藏家,早年曾任大眾日報總編。在北京,他是十分關注和激賞崔如琢藝術的前輩。辛老為人謙和持重,為學嚴謹,從不作虛妄之論。以上他對如琢的評價已然說得十分明白,尤其是對崔氏指墨成就作出了「振興的洪鐘」和「新的里程碑」的結論。他所依據的四大方面,切實而俱足映照,相互關聯,互為應托,缺一而不可,值得深信。此之四項對當代畫家而言,能具其一點已屬難能可貴,而辛老言之可信,斷之足憑,如琢誠當此四美者,故他之判為畫壇「崔魁」,頌之曰「崔魁運腕千鈞力,揮灑華章逼二高」,可謂的評。他在結語中又說「拭目以待」四字,也是點到了要處,以近幾年崔如琢先生不斷湧現的新作來看,還處在一個可貴的創作黃金期、上升期,銳氣之盛,勇不可當,可以斷言還定有好戲可看也。


我之初見崔如琢先生的指墨之作是2010年8月間的北京畫院,此為崔氏開始全國巡展《大寫神州》之首展,也是他停筆十年壯遊世界後率先以新作示人,題為「指墨情懷」者也。雖則匆匆六年過去,當時予人的驚艷之感,足可以「轟動」二字狀之,完全顛覆了藝界對於指墨一道的常見。


中國的指墨儘管發祥甚早,但作為寫意畫中的別類還屬細支,難成大象,直至清代康熙後方始逐漸流行,二高為其中得大要者,以指運線為主,墨之豐富性尚未大舉,到了潘天壽先生則別開一生面,有煥然大度的發展。崔如琢認為潘天壽是一位真正將指墨提升到極高境界的丹青巨匠,不僅創作出丈二、丈八的指墨巨制,復有手卷和冊頁,豐富高美,氣象獨造,可謂前無古人。潘老的指墨畫重點在花鳥,所繪禿鷲、雄鷹、矯松、岩崖,包括大件水牛,精彩紛呈,不可一世。


潘天壽先生的指墨大作無疑於中國畫史陡然挺立起巍巍異峰,令原來並非主流或只是水墨中如硬筆畫的別體而大要齊備矣,從疏簡或偶戲而丰神畢具,陳於後來者,既使有新的典章可依,亦更難有創進的可能耳。崔如琢則知難而進,於巨幅墨荷和山水圖中建構出新時代的絕唱。他的指墨藝術,絕非怪、力、亂、神一流,而是雅正雄渾,高貴博大,氣象開闊,特具音樂交響詩的節奏,可一觀而再觀,動人心魄。筆墨當隨時代,指墨亦當隨時代,從他的許多代表作中,我們完全可以印證辛冠潔先生的所論。如其2010年所作《指墨江天,千山醉雪》圖,乃高2.7米,長18米之巨制,大山充塞偉立天地之間,林莽四布,深沉雄奇,其間孕育着無窮的生命力量,展現出中華大地山水之偉大尊嚴,通幅真力瀰漫,在雪的覆蓋下生機萬狀,造化天成,無一處不用力,無一處不送到,然無一處有絲毫造作的痕迹,雖是冬景,卻有大溫暖直撲人面,是寫山水寫自然,就中亦深得自然造化宇宙哲思者也。


指墨的根本當還在於中國毛筆所營造的繪畫歷史之中,是為其源,硬的指掌和軟的毛筆,工具不同,性實一也。如琢嘗雲若無筆頭的功夫打底,指墨便無堅實的基礎,手指作畫與毛筆不同,但必須是毛筆用得爐火純青了以後,才能更好地控制手。也正因為有此前提在,他之指墨藝術的獨特性和豐富性的確不同凡響,尤其于山水中不但沒有墮入極可能的率意狂怪、放縱無歸,卻是把渾厚的積墨、破墨以及渲、染、皴、擦、點、潑等多種技法歸為妙用,合其大成,花鳥山水而外,於人物、書法上也創為指墨新面新格,此亦技術技法問題,亦非盡然也。參照他的筆寫之作則完全可以對應。他2005年所作的8連屏大山水《千山飛雪圖》與上引之指墨皆繪同一題裁,同樣恢宏體大,相承相輔的關係則一目了然,堅與柔,同與異則共赴大道也。檢閱過去十年間崔如琢的創作,他的確是二者兼行,二者兼美,用精用勤,勇猛精進,成就卓著。而在指墨之中,形式也殊為豐富多彩,發為極致,為前人所未及;大製作而外,復有百開冊頁、百開團扇、百軸手卷等等,就我所見,有一山水手卷長達60餘米,一瀉千里,渾然天成,才情勃發,未可一止,實為中國指墨史上之僅見也。


(LOT 1209 崔如琢《野水白雲外》 2011年作 設色紙本 鏡心 143 x 365 cm 估價:HK$ 48,000,000 - 55,000,000)

(LOT 1205 崔如琢《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 2013年作 設色紙本 鏡心 143x289.5cm 估價:HK$ 36,000,000 - 42,000,000)

(LOT 1208 崔如琢 《煙中過寒山》 2008年作 設色紙本 鏡心 150 x 300 cm 估價:HK$ 40,000,000 - 45,000,000)

(LOT 1206 崔如琢 《滿目荷花千萬頃》 2012年作 設色紙本 鏡心 143 x 297 cm 估價:HK$ 38,000,000 - 45,000,000)


饒宗頤先生:


文以氣為主,畫亦同然。阮籍使氣以為詩,庄生雲伏羲得之以襲氣母,故氣者筆之母也,缶翁藉石鼓之力以蓄其氣。崔君承苦禪先生筆墨,益加開拓,尤能力以舉之,氣以馭之,此其所以為畫壇英絕領袖也。


愚弟饒選堂謹題   乙酉秋日


上引饒宗頤先生十二年前為崔如琢先生的題詞,正文八十餘字,通篇書法妙造自然,氣格雅健高古,字字珠璣,深意涵泳,對於崔如琢的藝術作出了高屋建瓴且深入底里的評說。


百歲高齡的饒公是當世國學大師,淵博中西,且於傳統詩文及宗教、藝術都有廣泛深切的見解。饒公論藝中講「老子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其實,中國各種藝術,包括繪畫、書法、篆刻等等都反對堆砌及造作,而以純任自然為最高層次。當然這個所謂自然,亦要有這項藝術所需要的美感。」題詞中針對崔如琢的藝術拈出氣和力的根本至要關鍵。中國人論文每尚主氣之說,無論氣格、氣象、氣度、氣概、氣勢、氣韻、氣性、氣質、元氣、生氣、大氣等等,莫不根繫於一氣字,那麼氣到底是什麼呢?王充在《論衡?自然一》中說「天地合氣,萬物自生」,張載亦說「太虛不能無氣,氣不能不聚而為萬物」。那麼可以認為氣即是構成世界萬物的本原,一切生命的本體亦即自然了。文中的詩既以氣而生,書畫之筆的母體當亦在斯耳。吳昌碩以高古虯勁的石鼓文以蓄其畫筆之元氣,超邁百年,而今崔如琢秉承其師李苦禪先生的筆墨,並對傳統加以開拓,尤能力以舉之,氣以馭之,抓住了根本,所以能成就畫壇英絕領袖,雄視於當今也。饒公在論書時指出,「書要重、拙、大,庶免輕佻、嫵媚、纖巧之病;倚聲尚然,何況鋒穎之美,其可乎哉!」畫亦同然,這裡強調的是藝之內美,要歸於生命自然本體,那麼在氣和力的交融之中畫才能臻於大美至善,崔如琢得之矣。


由此觀之,饒公從藝術哲學本體的層面來剖析崔如琢畫藝成就的根本,對於所有在從藝之路上孜孜求進的同道,都是警策之論和誠懇的告誡,大道若斯,別無它途也。


(LOT 1213 崔如琢《春雨積籬落,聲聲響春樹》 2013年作 設色紙本 鏡心 143.5 x 74 cm 估價:HK$ 11,000,000 - 16,000,000)

(LOT 1214 崔如琢《春深高樹綠成幃,遇雨寒泉帶雪飛》 2013年作 設色紙本 鏡心 143.5 x 74 cm 估價:HK$ 10,000,000 - 15,000,000)


李瑞環先生:繼往開來一大家——看崔如琢作畫有感


在六老論崔的評述中,以李瑞環先生此說最為簡約,然而也十分乾脆肯定,他定崔如琢為「一大家」,原因亦很明確,在於「繼往」和「開來」兩端。繼往是說對歷史和傳統的態度,開來則欣喜他緣此而建樹的不凡成就,可貴的延展開拓,此間互為因果,缺一不可,既有歷史的眼光,也存對於當下和未來的評議瞻望。


這個高度的評價,又因何而起呢?亦寫得十分明白,十分簡要,是有感而發,是因了看崔如琢作畫而生出的切實感想,從實觀實在中得出的結論,並非憑空而議定者。


崔如琢認為,一個真正的藝術家,必須擁有高度的文化自覺與文化自信。中國傳統文化具有極強的內凝聚力、外滲透力、融合力與再生力,它能根據系統進化的功能而不斷形成新的結構,並依靠自身固有的活力,在今後的發展中顯示出強大的生命力……一個藝術家才能在中國傳統文化和現代文化之間找到新的接榫點,使自己的藝術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再放異彩。(引自2013年版《崔如琢談藝錄》)足見作為一個當代中國畫家,崔如琢是一個有自覺歷史使命的行進者,對於傳統有深刻的認識,對於傳統在當下如何繼承發展也有異於流俗的體大精深的實踐,立定腳跟,心無旁鶩,從一而聚精竭力,能出大氣象得大境界,遂亦使李瑞環先生目之為「一大家」也。


2016年,崔氏在繼北京故宮歷時四個月之久的大展後,又應邀先後在俄羅斯的聖彼得堡及莫斯科國家展覽中心舉辦大型作品展覽,引起彼邦文化藝術界轟動震驚,好評如潮,為中俄藝術交流史上之少見。中國水墨、指墨的新面貌,確實震動了這個曾是多年在繪畫藝術和哲學、思想、文學上被目為和自為之「中國的師傅」,意義可謂巨大。俄羅斯藝術科學院遂於2016年9月 27 日,隆重授予崔如琢先生榮譽院士稱號,同時顯赫了二百餘年的俄羅斯列賓美術學院亦特聘崔氏為列賓美術學院的榮譽教授。以此亦足證見李公對崔氏之評為公評確評也。


當代畫家,能得六位耆宿從不同角度一致激賞評述亦世之罕見者,今綴引如上,略加表說,希望對於同道諸賢也能有所啟示,得以共勉共進也。


我們樂見中華偉大的傳統藝術、傳統文化於當今之世,能有漢唐以上的盛景......


(丁酉二月於海上淺草齋畫室)


作者:謝春彥

来源:《保利香港拍卖》

原题:《耆宿巨眼 激賞大崔 — 簡說六老論崔如琢藝術》


------------------------


((“艺术收藏区域群”(微信号:99938888),现有几十个城市的艺术收藏区域群。))



(((连接几十万艺术垂直用户群,共享艺术品基础设施服务商。


“共享艺术品”(微信号:303000333)“共享艺术品租赁服务”正在几十个城市铺开。每天2块钱,租赁10幅书画作品。


“艺博会参展”(微信号:99909099)“酒店艺术博览会”正在各省会城市启动,主推书画、文创、手造、非遗、设计家具等实用型艺术品。


“艺术酒店”(微信号:330300001)为星级酒店提供艺术品租赁,并引进艺术会展、艺术拍卖、文创市集,深度打造艺术酒店。


“书画换租金”(微信号:1015222225)为艺术家提供免租金工作室,用书画作品来置换租金。为文创园区引进艺术活动和招商。)))


(世界首次共享艺术品租赁巡回展会启动,《重庆酒店艺术博览会》10月14、15日举行,报名参展请点击轻按扫描下面二维码,加全国统一微信招展客服(微信号:99909099)。)


首页 - 艺术战争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