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路德500年的音乐足迹 澳门青年交响乐团德国教堂之旅

摘要: 今年国际乐坛的一件大事,当是贝多芬逝世190周年,全球各地都有大量与贝多芬有关的音乐会举行,但马丁路德(Ma

01-12 05:10 周凡夫 首页 视听前线音响短评

今年国际乐坛的一件大事,当是贝多芬逝世190周年,全球各地都有大量与贝多芬有关的音乐会举行,但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的宗教改革500年,不仅是西方宗教大事,在音乐文化上的实质意义同样重大。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不但大大改变了天主教教义、皇权与教权结合的传统文化,并由此产生新教(基督教),更重要的是人与上帝的关系不再通过神职人员而得以直接建立,人因信称义而获得救赎,为此,宗教改革对欧洲社会的影响遍及制度、文化、哲学、文学众多层面,音乐上的影响尤大,音乐得以逐渐从宗教、从教堂「解放」出来,亦由此始。


马丁路德乐坛大事

澳门青年交响乐团(MYSO)在澳门文化局、澳门基金会、社会文化司及教青局的支持下,8月上旬得以按着预期的计划,顺利完成为期前后半个月(1-15/8)的「德国音乐之旅」。此行亦是澳门青交历年来外游巡演,从意义和实际安排来说,都是至为独特的一次。就乐团本身而言,这是成立20周年的外访巡演,就国家层面来说,这是获选入围中德建交45周年的文化交流活动(中国驻德国大使馆文化参赞陈平,及澳门驻欧盟办事处处长柯天莲,特别出席了在德国首都柏林的音乐会),更重要的是在国际文化层面上,整个行程的设计和音乐上的安排,将澳门在音乐上的声音带入今年马丁路德宗教改革500周年此一国际重大文化事件中,让世界继续听到澳门这个在中西文化交流历史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小城的声音。

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对西方音乐文化的影响,更是很具体实在的,这在于马丁路德不仅是罗马天主教会的修士、神父、宗教改革家、神学博士,亦是位出色的作曲家,他领导的宗教改革,为后人留下丰厚的音乐遗产,加上他翻译的德文《圣经》,启发了无数作曲家,如许茨(Heinrich Schütz)、巴赫、贝多芬、门德尔逊、舒曼、布拉姆斯…特别是被尊为「音乐之父」的巴赫,便从马丁路德的音乐中获得重大启发;巴赫把路德宗的教义和马丁路德的「众赞歌」,融入到他的清唱剧、弥撒曲和受难曲中;将巴赫《马太受难曲》「发掘」出来的门德尔逊既是路德宗的教徒,他更为纪念路德宗的信仰纲要《奥格斯堡信纲》诞生300周年创作了第五交响曲《宗教改革》;舒曼去世后,布拉姆斯在德文《圣经》中找到了慰藉,并以德文经文写创作了《德国安魂曲》。这全都是直接或间接和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有关。

可以说,马丁路德对后世音乐,特别是对德奥音乐的发展发挥了重要的催化作用。为此,今年西方乐坛也就出现大量纪念马丁路德的音乐会,英国「逍遥音乐会」(BBC Proms),亦在 8 月 20 日举办了「宗教改革」专场,演出巴赫的《马太受难曲》来延续马丁路德提倡的改革精神。


四座教堂各具意义

MYSO此行全程在德国境内四个城市登台的五场音乐会,全都安排在教堂内演出,教堂在西方音乐发展中担任了一个至为重要和关键的角色,既是民众礼拜上帝的圣殿,是歌颂上主的圣乐诞生之地,是大量伟大宗教作品孕育和首演的场所。但MYSO 8月上旬的「教堂音乐之旅」,特别是该四座教堂在音乐上都具有各自不同的意义,都与音乐具有紧密的联系,而且直接间接在音乐上与马丁路德都联上关系,今年都有举办和马丁路德有关的音乐活动。

MYSO首站参加新勃兰登堡第十四届国际青年管弦乐团节(Internationales Jugendorchesterfestival),与德国东北部梅克伦堡-西波美恩邦(Mecklenburg-Vorpommern)的邦立青年管弦乐团(Landesjugendorchester M-V,简称LJO)组成节日乐团(Young Concerts Festivalorchester),进行集训式排练,那可是一个音乐营般的活动,活动高潮的两场音乐会可说是集训的成绩汇报。

MYSO和LJO组成的节日乐团,携手演出圣桑的管风琴第三交响曲,是为期三天集训的成果,第二场演出(8月6日),LJO便在音乐节总监德加明(Stanley Dodds)指挥下演奏了门德尔逊的第五《宗教改革》交响曲,正是对马丁路德宗教改革500年响应的作品。


古老教堂华丽变身

两个乐团排练所在地是一座于古老教堂「内」重建出来,华丽变身为现代音乐厅,笔者还是第一次遇上。这座教堂音乐厅(Konzertkirche,英文Concert   Cathedral)原名圣玛利教堂(St Mary’Church),历史长达700年,教堂建筑建于十八世纪,是城区内一座红砖哥德式教堂,一直是新勃兰登堡的象征,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末,被盟军轰炸,大火烧毁八成,仅余部份墙和钟楼,教会放弃了,另外建造了圣约翰教堂,其后政府收购,花了6500万马克重新「装修」,将之「改造」为一座音乐厅,也就是现在这座以「教堂」命名的「教堂音乐厅」。

教堂音乐厅由芬兰建筑师萨米尼( Pekka Salminen)设计,在2001年7月举行落成庆典音乐会。音乐厅内的大型管风琴则刚于今年才建造完成,花了200万欧元,今年7月12日才举行启用音乐会。



改建后的音乐厅,观众席作斜坡式山形排列,座位是炭 灰色软布座垫,黑色及炭灰色钢支架,加夹板木椅背与座板,予人轻巧及时尚感,线条简约,地板明亮,与原来的红砖式圆柱教堂建筑体构成强烈的古今对照。 音乐厅上的天花亦是新架建的钢材加玻璃结构。 


  • 在新勃兰登堡教堂音乐厅的演出场面


新建的音乐厅采用的材料主要是不锈钢材、玻璃和木材,包括在舞台左右两侧边的倾斜反音 板、所有扶手栏杆、楼座栏河,均是不锈钢材的支架加上钢丝线,线条明快简约, 但有冰冷感。音乐厅的座位分三区,舞台前的堂座,舞台后面,再加上楼座,合共 811 座。整个音乐厅全都与教堂外墙分离,是完全独立的结构,成为一大特色。楼座的音响听来并无遥远感,层次亦清晰,穿透感觉亦鲜明,铜管强奏亦不会有爆裂觉,弦乐五部声音混合亦富温暖纯厚感。现时每年在此举行演出约有130场,今年9月和10月就有60场,然而新勃兰登堡的人口只有七万!


录音教堂音响出色

MYSO接着在柏林、德累斯顿和艾森纳赫(Eisenach)的三场教堂音乐会,排出一套三首乐曲的节目,各首作品都有其意义,开场曲是刘铁山/茅沅的《瑶族舞曲》,与接着演奏德国门德尔逊的小提琴协奏曲,象征了中、德两国建交的友谊,大轴作品德伏扎克的第九《新世界》交响曲,原是描写美国新大陆的新世界,在此则借用来作为对马丁路德宗教改革后出现的新世界致意。

在柏林演出的是福音教派的「耶稣基督堂」(Jesus- Christus Kirche Dahlem),教堂位于柏林西区边锤,由于不时会用来作录音的场地,为此,亦有「录音教堂」之名,指挥大师卡拉扬生前便很喜欢到此录音,为此,现时教堂仍保留卡拉扬生前在此录音时用的休息室,室内仍保留有一张棕色长条沙发,是卡拉扬生前所坐的座椅。



此教堂能在柏林赢得「录音教堂」之称,甚至能获得卡拉扬选用来制作传世录音,一方面当然是因为较选用正式音乐会演出场馆成本较低,又能帮助教会,排练亦较易安排。卡拉扬于上一世纪六、七十年代时,在此教堂与柏林爱乐乐团灌录过大量录音,其中不少更是传世之作。当年的录音技术尽管仍非数码,而是传统的模拟式录音,不少后来都被「数码化」,选入卡拉扬的精选录音中。这些作品类型广泛,甚至大师1961年12月至1962年11月间所录制的贝多芬九首交响曲的全集录音,亦是在此教堂完成。


亲临大师此一「圣地」,便找出该教堂成为「录音教堂」的主要原因所在,那是因为该教堂崇拜的聚会大堂空间很足够,教堂内金字顶的天花架设在两侧向外延伸的水泥墙,形成阔大独特的空间,现场听来,声音很暖和,而且音色层次色彩都很清晰,不同乐器的音响形象大小亦准确,更无反射音,而且声音传送自然,特别是在二楼欣赏时,声音的饱满度尤高。


录音教堂的观众席座位,估计最多约可坐三、四百人。楼座则全是临时座位,主要是供安装在大门入口上的楼座管风琴演奏用。大型管风琴是木质黄色框架,结合灰白铝质琴管的复合山形结构;楼座管风琴的存在亦为录音提供了方便,可录制圣桑第三管风琴交响曲等大型作品。


  • 小提琴家多加金(Dogadin)在柏林耶稣基督堂和MYSO演出后加奏


8月8日MYSO的音乐会,在林夯汧的指挥下,开场演奏《瑶族舞曲》,高潮的打击乐听来特别炽热,这多少与这个教堂的反音效果加强有关,接着门德尔逊的小提琴协奏曲,四十多人的弦乐五部声音听来无比轻柔及温暖,担任独奏的小提琴家多加金(S.Dogadin)亦奏得兴奋,一曲奏毕还加奏了帕格尼尼G大调小提琴引子及变奏作品38中的《La Molinara》,只随意地奏了其中炫技性的两、三分钟片段,但已让不少听众回报热烈的掌声。作为压轴的第九《新世界》交响曲,四个乐章演奏时间超过四十分钟,当晚奏来不仅没有疲态,首乐章的速度还奏得较正常偏快,第二乐章英国管独奏的著名主题《念故乡》亦显得信心足够了。终章自开始的强力和弦,便将曲中的紧张性和张成感引发出来,这是在新勃兰登堡时未能听得到的,全曲奏毕,不少观众都起立热烈鼓掌。


十字架教堂极宏大

柏林演出后向续向南走,于德累斯顿城区内的十字架教堂(Kreukirche)演出。教堂外型与内部空间都至为宏大。整座教堂的天花基本上是一个圆拱顶,顶上是一个正对祭坛的长方椭圆形,内置一个浮雕的大十字架,相信这正是教堂命名「十字架教堂」的原因。现时教堂右侧门外,仍装嵌有一张1989年10月于教堂内拍摄的照片,但见教堂外各层都塞满人,舞台上亦然,更有人在发言,群情看来颇为汹涌,那是柏林围墙推倒后,东西德统一的历史时刻的印记。



这座大型教堂大堂座位估计最少超过二千,特点便是空间特别大,此外便是在朴厚中散发出神圣的华彩。神圣的华彩来自堂座两边墙壁上的大小不一雕像、塑像,金黑色的石材原色,都是与圣经有关的人物、圣人或圣经故事;祭坛的设计,采用半拱形,很有一种高大上的宏大气势;正面更有一幅颇大的耶稣被钉十字架油画。朴厚的感觉在于教堂内的巨大梁柱,全是淡灰色的石岩的原石色素,这些梁柱均巨大和表面刻意粗糙,保留凹凸石纹,石柱的基座更是保持原石岩块的状态。


  • 德累斯顿宏大空间的十字架教堂內观


如此宏大的空间演出,音响效应会较差,这确实是很大的挑战。幸好楼座音响明显较堂座好,堂座听来较遥远外,音响层次仍不够清晰,在楼座则有很好的层次效果;同时,由于空间大,高潮强奏的音响却得以充分扩散,8月9日的演出,MYSO人人奏来见出落力十足,观众亦能听得无比投入,亦全没有乱来的掌声,可说是一场气氛很好的音乐会。当晚演出后,大量观众留下来和乐团人员交流,气氛实在热烈。


这座教堂在国际乐坛上具有很大名气,原因是世界上最历史最悠久的德累斯顿十字架合唱团(Dresdner Kreuzchor),以十字教堂作为「基地」。此一男童合唱团去年刚庆祝建团800年(远超过500多年的维也纳儿童合唱团),合唱团仍秉持着传统,除在十字架教堂举行音乐会,亦是教堂每周崇拜的诗班,提供宗教仪式的音乐颂赞。教堂与合唱团关系紧密,承载着德累斯顿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合唱团保留曲目广泛,从早期巴洛克经典直到首演现代作曲家的新作品。较特别的是该团年龄跨度较大,由150多名九到十八岁的男歌手组成,拥有男低音声部,因此能完美地以无伴奏的清唱形式表演。


  • 德累斯顿演出的十字架教堂的大型管风琴


德累斯顿十字架合唱团的团员在中学毕业前都要在十字架学校学习,其中约一半的孩子寄宿在学校旁边的宿舍。除日常的学习,还要接受歌唱和乐器培训课程。正是几百年如一日的音乐学习和排练管理制度造就了该团独一无二的音色风格和闻名于世的艺术地位。合唱团分成不同团队演出,活动至为频密,彩色精印的2017-2018乐季册,已排满了从今年1月到明年7月一年半内的演出节目,厚度超过200页,很多大型交响乐团的乐季册亦会相形见拙!遗憾的是行程只差三天,未有机会在此教堂中欣赏得到此一悠久历史的男童合唱团的演出。不过,该团已安排于10月13日至25日到访中国大陆,在济南山东大剧院、天津大剧院、哈尔滨大剧院、苏州大剧院,和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五场。真希望有机会北飞补憾呢!


马丁路德巴赫足迹

带领这次MYSO完成「德同国教堂音乐之旅」的青年指挥家,是香港土生土长,刚在维也纳深造指挥毕业的林夯汧。MYSO在他带领下的演出,表现一场好过一场。最后一站艾森纳赫,是马丁路德求学之城,西南郊外山上的瓦尔特城堡(Wartburg),正是他将拉丁文新约圣经翻译为德文的圣工所在的城堡;200年后,巴赫亦在此城诞生,今年「宗教改革」500年,城中便有大量巴赫音乐会,纪念马丁路德宗教改革500年的大幅横额布条更是全城飘扬,艾森纳赫成为无数旅客朝圣之地。


MYSO最后一场演出安排在市中心广场的教堂(St.GeorgenKirche)举行,那是马丁路德参加诗班的教堂所在,亦是巴赫洗礼的教堂,巴赫亦经常在该教堂演奏管风琴,巴赫不少经文歌等圣乐亦在此教堂面世。


圣乔治教堂是鞋盒长条形结构,外型朴素,正门上的哥德式钟楼高塔则高耸壮丽。教堂内的祭坛是平顶天花的设计,楼底空间很高,面积不算大,马蹄形楼座共有三层,整个教堂大概可容信众八百人左右。由于三层楼底都是凹入的空间,声音的反射产生多种变化,演出时听来仍是楼座较堂座更好,独奏小提琴音色暖和,强度亦不弱,乐队的层次亦佳,楼座全是木地板,走动时有较大噪音。



这座教堂的大型管风琴装置于正门会堂入口,大堂顶上的三楼,管风琴的演奏键盘正置于琴管前,键盘架上置有巴赫全白色的石膏头像。管风琴面对祭台正面,管风琴前是木地板,作级状设计的诗班座席可容超过100人,站在此一面对管风琴的诗班席前,也就很易发思古之幽情,马丁路德的歌声曾在此响起呀,而很有可能所站之处,当年巴赫亦曾站在同一位置指挥他的经文曲呢!


  • 林夯汧与MYSO在艾森纳赫圣乔治教堂演出后贏得全场观众起立鼓掌


MYSO的音乐会安排在8月13日下午四时举行,堂座都坐得满满的,林夯汧与MYSO在经过新勃兰登堡的集训、柏林录音教堂、德累斯顿十字架教堂的演出后,表现一场好过一场,在这场告别音乐会中,可以说奏得信心十足,准确性大大增加,失误的瑕疵亦少得多,这一方面是短时间密集演出带来的提升效应,另一方面在此古朴而散发着华丽高贵气息,富有音乐历史的教堂中,感受到很不同的气氛带来的感应,这就更让各乐手演出时更易投入到音乐的世界中了。音乐会结束时,赢得全场爆满的观众起立鼓掌,为这次「教堂音乐会之旅」写下完满成功的印记。


教堂之旅音乐启示

艾森纳赫现在不仅完好地保存着 几百年历史的瓦尔特堡,马丁路德求学时曾居住的老房子成为「马丁路德之家」博物馆,巴赫九岁前的居所则成为「巴赫之家」博物馆,都是当地的地标。


  • 艾森纳赫「巴赫之家」正门外观


MYSO此行在四座具有不同音乐意义的教堂的演出,能让人感受到不同的氛围外,更重要的是可以见出德奥音乐能够至今仍是西方音乐的骨干精髓,其始源便在于马丁路德所展示的精神,一直影响着德国的音乐发展。


他的学生、同事在他死后编写的对话录《桌边谈话录》(Table Talk)中,他多次谈到音乐的重要性:「我一直热爱着音乐……谁拥有这种艺术的技能,是一种很好的气质,适合所有的事情。我们必须在学校里教音乐;校长应该具备音乐技能,否则我不会尊重他;如果年轻人在音乐上表现得不好,我们也不应该任命他们为传教士。」马丁路德对音乐无比重视的观念,可说到今日仍具有很现实的意义。如果没有他的宗教改革带来的音乐遗产和文化上的精神,不仅贝多芬会不一样,相信巴赫亦不会成为「音乐之父」了。


你可能感兴趣:

现今打击乐世界大观(上) 中外打击乐手群聚台湾盛会纪实

现今打击乐世界大观-中外打击乐手群聚台湾盛会记实(下)

巴舒密特与香港中乐团探索音乐新空间





首页 - 视听前线音响短评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