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真的有神仙,并且扫把星是一个超级善良的长脸——

摘要: 《幻》异度亡灵

12-11 00:53 白衣苍狗 首页 Bymoon


好图分享 / 闲谈莫论人生


《幻》异度亡灵

我不知道对这个梦能攒述多少出来。

但里面的某些情境,真的追随了我无数个梦夜,那么清晰可见,那么真切实在与美好。


By  白衣苍狗 


那种绿皮火车,说不出的拥挤与混乱。

灵子,一个瘦小的女孩,有清澈的大眼珠子,水灵灵的,像一颗集结了天地灵气的玻璃球,卡在一坨奶酪里,那便是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大得吓人,与她的小脸和瘦小的身材极不合衬。


灵子被挤到了5号与6号车厢之间的卫生间处,她倚着厕所门,两只眼睛望着窗外。她的对门,也就是洗手台那,还挤着四五个大汉,他们坐在地面上,有个满脸络腮胡的中年男人抽着旱烟,时不时把汗淋淋的上衣掀起来扇一扇,每当那时,一股浓厚的狐臭味汗味烟味就会充斥整节车厢,能让人呕吐,甚至窒息。


但即使这样,还是没人抱怨,甚至两节车厢都没人说话,灵子想,整个火车估计也一样的,燥热却安静,仿佛这浓烈的夏全装进了这节火车,沉重到让每个人的喉头都已锁紧,他们仿同陌人,且各有各的形态。



灵子两只手背在身后,一直看着窗外,其实能看到的视野极小,几撮树枝与绿叶而已,火车不停行进,窗外的风景却未曾变幻。一直绿叶与灰树枝。只是灵子都没多想,其实她看到的是树尖,火车一直是悬空了的,底下却一直在咕噜咕噜。仿佛火车有这样的咕噜咕噜声,那便让人极有安全感。


灵子转过头去看车厢里的人,有人沉睡了,有人看报纸,有人小心翼翼地吃泡面,有人躺在座位底下,那地面还是湿漉漉地泥水一滩又一滩。灵子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头很是昏沉,眼睛也沉重起来。她想,肯定是热了又累了。像呆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氧气不足就算了,还有狐臭味汗味旱烟味,那便是要人命的存在。


于是,灵子就这样睡了会。火车还是在行进,咕噜咕噜地,驶进黑夜。



等灵子醒过来。天空里的气息是祥和的。祥和到让她觉得已在这样的空间里度过了年年岁岁。就像本就属于这个空间。她的心境很平和,像天空中飘扬的白云,白得透澈,天蓝得无忧无尽。


她呆在一间泥房里。那是很久年代以前的,那种大块大块烧制而成的泥砖堆砌,却能经得起岁月沧桑。外墙用白石灰涂了厚厚一层,那个村子里,能在外墙上涂上白石灰的已是爱客气的人家了。而灵子呆的房子,没有大人。只有他,她很亲昵的人,是她的哥哥,或者是爱人?一个清秀的男孩,叫


她和他坐在堂屋里,堂屋大门是刷了一层绿漆,到现在,门上的漆已斑驳得零碎。门内黑黝黝的,门外却是蓝天白云。



灵子就往门外看了那么一小会。便惊喜到瞠目结舌。一个长脸挑着担子披着蓑衣从天空白云里穿梭而下,停留在堂屋门前的上空。长脸看着灵子,灵子看着长脸。原来,他的胯下还夹着一把扫把,而肩上的担子与蓑衣是自然扛在他肩上的。竟不会掉。


“原来是扫把星。”等灵子反应过来,便惊喜地叫到并朝门外跑去。墨跟在身后,亦很惊奇。


长脸看灵子朝他跑来,便吓得往上一飞。灵子来到门外,看不到长脸。墨朝后上空指指,长脸夹在了屋檐与屋顶的狭隙中。姿势极其别扭。


灵子噗嗤一声笑得前俯后仰。而长脸,不好意思地笑着将头别到另一边,笑容很是羞涩。长脸看上去有四十几岁了。还能有一颗纯净的心,真是难得。从他的笑容里看得出。


当灵子看着长脸飞过来的方向时,有另一个男人站在云端。他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却是极其稳重,像从不会犯错的神人。他看着灵子。说,其实你想得没错,天上是有神仙的。



灵子温柔一笑。原来是真的。这世界上有神界,也有魔界吧。自己多么幸运,知道了这个秘密。

灵子笑着对神说:“其实,我也会飞的。”


是人的时候,总是梦到妈妈追着打我,然后我拼命拼命地跑,如果在高空跳下还继续跑的话,是可以飞一段距离的。可以平稳地落在田埂上,不会受伤,这样的梦有很多个。关于被追着打,关于拼命地飞。


站在云端的那个年轻的神点点头。


然后灵子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深深吐出。然后开始努力地拔动脚板,重心慢慢上升。看着自己慢慢远离地面,灵子无比开心。原来是真的可以飞。


“这小孩意念真强大啊”。这时,长脸从屋檐上挣脱下来,围着灵子飞转。他的担子跟蓑衣留在了屋檐与屋顶的狭隙中。


“原来是真的可以飞啊。”灵子笑得合不拢嘴,一边努力地拔动脚板跟腿,她希望能可以再高点,再高点就可以了,现在还只是离地面一米多高而已。墨仰着头看着她,手臂抬着,护着她,心里怕她摔下来,脸上却浮着真诚地笑容,是看到灵子高兴所以他也高兴。



“怎么飞不高了啊?”灵子问。

“这么高够了啊。”墨说。

“让墨挠你,你就可以飞很高了。”一个邻居家的小朋友跑过来说,声音甜甜的。

“啊?”灵子怔了一下。

“嘻嘻......”墨开始张牙舞爪,等灵子还没反应过来,就往灵子身上挠。


灵子最怕挠痒痒了,她一边笑一边躲一边努力地飞,飞到绿漆门边,飞到屋檐上,在坪里飞来飞去,时不时躲在长脸身后,墨跟邻家小孩开心地追着灵子。灵子只管躲,就忘了当时要飞很高的想法。


长脸跟他们一起玩,不亦乐乎。云端的神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绿漆门外一直欢声笑语。天真无邪......



我把做过的梦写成《幻》系列

它们奇异、诡丽,在将来也总是会实现的


Bymoon-

走 走 停 停 , 观 照 内 心  





首页 - Bymoon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