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0年前中国金融业很繁荣,不信?看看

摘要: 前两天写了2700年前的管仲的金融理论。虽然老徐(微信公众号:手抄报)作了梳理归纳和总结,但那些理论就是白纸

12-11 01:53 首页 手抄报

提示:点击上方蓝色字 手抄报 关注老徐并置顶


前两天写了2700年前的管仲的金融理论。虽然老徐(微信公众号:手抄报)作了梳理归纳和总结,但那些理论就是白纸黑字,贯穿于《管子》一书中。


金融业是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产物,2700年前的春秋初期,中国怎么会有这么先进的金融理论?


每每都会有人提出质疑。老徐如何回答:你们还是去读读《管子》这部书再发表意见。没读过书,你没有发言权。


《管子》一书还记载当时的金融机构和手段,老徐也做了研究和整理。


梁启超发现了《管子》里的现代洋行。他的《管子传》说:“金融之枢纽,握诸政府,即所今世银行所尽之职务”。管子“置公币”,“受公钱”,或似今之信用合作、合作金库。又不以合作资本课农民之加入。完全由政府出资,不取子息,而以谷折币。受币者,照原币转得折偿之利,或竟不偿。是管子特别一种农贷制度,非合作,更非银行。不能以现制拟。现代银行,惟《戒》“举齐国之币,握路家五十室,其人不知也”。(原注:或有举齐国之币,持与路旁之家五十室,言其事大而且易显)“路家”或有类于今之私家银行。银行西称“版克”,由支版路旁之兑换小商演进而来,与路家极似。当时齐国,国际贸易极盛,国际兑换,事所必有。“路家”商制,因之而兴。此我国票号钱庄之最始者也。惟举国之币,握于路家五十室。在轻重制度之下,当无此事。故注谓“此自有主司,隰朋能不干预而强知此”。故曰:“大仁哉其朋乎。”假设此事,以极称隰之持大体朋职权也。因任公言银行,而及路家,识我国金融商业之原始也。


管子设立了专门的金融机构。《管子.山国轨》载:桓公“欲立轨官”。管子对曰:“盐铁之策,足以立轨官。”“龙夏之地,布黄金九千,以币赀金,巨家以金,小家以币。周岐山至于峥丘之西塞丘者,山邑之田也,布币称贫富而调之。周寿陵而东至少沙者,中田也,据之以币、巨家以金、小家以币。三壤已抚,而国谷再什倍”。桓公要筹办一个统计理财的机构,管子说利用盐铁专营收入,就足够办好这个机构,用来发放和控制贷款。国家储备货币发放贷款的机构当然就是银行。


货币、金融、借贷是一体的。《管子.山国轨》说:“然后调立环乘之币。田轨之有余于其人食者,谨置公币焉。大家众,小家寡。山田、间田,曰终岁其食不足于其人若干,则置公币焉,以满其准”。在掌握统计数据之后,就计划发行一笔经过全面筹算的货币。对于预计其土地收成超过口粮消费的农户,就主动借钱给他们。大户多借,小户少借。山地和中等土地的农户,是全年口粮不够消费的,也要借钱给他们,以保持其最低生活水平。《管子?揆度》说,在青黄不接和农忙季节,国家要将储存的陈粮供给缺粮的农户,贷新粮给没有种籽的农户,即“无食者予之陈,无种者贷之新”。管子主张,国家蓄藏一定量的粮食和钱,农民困难时借贷给农民,以保证生产的正常进行,待农民收获再以实物还贷。《管子?国蓄》载:“春以奉耕,夏以奉芸。耒耜械器钟穰,粮食毕取赡於君。故大贾蓄家不得豪夺吾民矣。然则何?君养其本谨也。春赋以敛缯帛,夏贷以收秋实。是故民无废事,而国无失利也。”春天供给耕田,夏天供给锄耘。耒耜等械器和种子及粮食当然是由国君供给的。因此大商贾储积就无法大肆盘剥民众,为什么会如此呢?是因国君勤谨地扶持本业。春天借贷的钱粮收取丝织品缯帛,夏天贷出的钱粮在秋收后收取谷类.因此,民众不会无事干,国家也不会受损失。


除了金融机构和借贷,管子时的金融工具和手段已经很多。


租赁:《管子.山国轨》也说每年“泰春”、“泰夏”、“泰秋”、“泰冬”的“物之高下”,民“相并兼之时”,国家都要贷给农民粮食。并说:“无赀之家皆假之械器、胜籯、屑、糉、公衣、功已而归公衣,折券。故力出于民而用出于上。”向农户租赁农具,是一种金融租赁。


基金:《管子?入国》说;“故请取君之游财,而邑里布积之。阳春,蚕桑且至,请以给其口食筐曲之强。若此,则絓丝之籍去分而敛矣”。请君上拿出一部分余钱,把它分别存放在各个邑里。阳春,养蚕季节一到,就用这笔钱预借给百姓,作为他们买口粮、买养蚕工具的本钱。这样一来,国家对丝的征收也可以减少一半。。《管子?山至数》说:“某县之壤广若干,某县之壤狭若干,则必积委币,于是县州里受公钱”。“委币”和“公钱”也是基金。


债券:《管子?国蓄》说:“然则大国内款,小国用尽,何以及此?曰:百乘之国,官赋轨符,乘四时之朝夕,御之以轻重之准,然后百乘可及也”。大国财力空虚,小国财用耗尽,怎样才能补给呢?办法是:百乘的小国可以由国家发行法定债券,然后根据不同季节的物价涨落,运用轻重之术的调节措施加以掌握,这样百乘小国就可以得到补给了。《管子?轻重乙》说:“请以令:令富商蓄贾百符而一马,无有者取于公家”。“百符”也是一种债券。《管子.问》:“问人之贷粟米有别券者几何家?”。“贷”,即贷款;“别券”,即债券。


票据:《管子?轻重乙》“周且敛马作见于莱人操之”句中“马”是指某种通行于国际间的临时票据。“作见”即作见证,即抵押。“操”即持,占有。这句话证明当时已经有了票据这一货币流通的形式。


担保:《管子?轻重丁》“请以什伍农夫赋耜铁”,是金融的互相担保预售农具。


讲管仲时的齐国是一个现代国家,谁会相信?列出管仲时期这么多金融手段,大家也会目瞪口呆:这可能吗?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黑纸张白字,就是这么写的。



原创不易,转发和点赞就是最好的支持

(商务合作联系方式QQ:1279154304)


老徐开启的“易经实修”的微信号,希望大家关注和参与。

↓↓

(长按二维码关注“易经实修”)



首页 - 手抄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