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董洁5年后,潘粤明借9分神剧《白夜追凶》漂亮翻身 !

摘要: 我潘粤明,再也不是曾经的自己了,是潘粤暗。

11-14 13:23 首页 巴塞电影

最近你们都听说了么,潘粤明还有个弟弟叫潘粤暗

 


追《白夜追凶》的人大多是奔着这哥倆去的。

 

两个人是双胞胎,外表一模一样,其他却完、全相反,哥哥是警队传奇,高领禁欲;弟弟却是在逃的灭门惨案嫌疑犯,张扬好动。

 


弟弟涉嫌犯案来求助哥哥,哥哥由于常年办案罹患“黑暗恐惧症”,于是兄弟二人利用外表一样开始白天和黑夜交替出现,在查案的同时,还要洗脱弟弟嫌疑,并防止身份暴露。

 

本来是部紧张严肃的悬疑推理剧,潘粤明暗两兄弟为了保持一致,不漏出破绽,互怼的日常却增添了些许欢乐。

 

哥哥脑袋受伤了,就逼着弟弟也自残;

 


哥哥平日偏瘦,弟弟总是苦练减肥,轮到哥哥胖了,弟弟以为扳回一局,没想到高冷哥哥只说了三个字——增肥吧

 

弟弟爱好女色,哥哥威胁弟弟,小心我哪天挥刀自宫;

 


种种压迫,气得弟弟都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了——

 

我把你当亲哥,你把我当表弟是吧。

 


不同于一般的一人分饰二角,“潘粤明暗”两兄弟不是静止的同框,他们有语言交流,有肢体行动。

 

这种“横向表演”潘粤明“需要一个人一个人演,而且每一次都不只演一遍,演熟了以后记住台词中间的停顿、情绪高潮。”

 

难的是演第二个人,因为要契合第一个人物的情绪,这样两个人物合成起来才不会别扭,观众不会有滞后感。

 


而且“潘粤明暗”不单单是两个角色。

 

准确来说,潘粤明是一人分饰四个角色:哥哥、弟弟、扮演哥哥的弟弟,扮演哥哥又露出些自己痕迹的弟弟。

 

外表一致,潘粤明只能靠神情、小动作来区别不同角色。

 


剧组一开拍,导演就决定迎难而上,先集中拍兄弟二人同框的重头戏,于是其他演员休息,潘粤明自言自语演了半个月,演得脑仁都疼。

 

这是真真的论演员的自我修养,堪称毁容式的精神演技



《白夜追凶》是难得一见的原创剧本,并非来自IP原著,原作者打磨三年,男主角这一角色是重中之重,需要把控力很强的实力派。

 

导演王伟说他自己就比较粉潘粤明老师,所以第一时间找了他。

 

而该剧的制片人袁玉梅选角考量就很耐人寻味了。

 

她在挑选《白夜追凶》主演时,是这样找到潘粤明的:

 “碰巧潘粤明那时上了《跨界歌王》,他唱的那首《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白夜追凶》的定位就是硬汉派,它的英文名是“Hard-boiled egg”,直译是“被煮得过硬的鸡蛋”,比喻被生活折磨过久的人,而潘粤明身上就有这种力量。”


被生活折磨过久的力量,真是再没有比这更准确的形容了。

 


潘粤明的起点很高,虽然因为小时候拍戏耽误了文化课,导致他没有被三家影视学院录取,但他依然很顺利地进入演艺圈。

 

即便是“非专业出身”,被路学长导演相中主演电影《非常夏日》,踏进了娱乐圈。

 

还成了“央视的亲儿子”——

 

小小年纪就参演了94经典版的《三国演义》;

 


《白蛇传》里的憨厚痴情许仙;


 


《京华烟云》里的傲娇公子哥曾荪亚。

 


年轻时的潘粤明更是凭借一副青春姣好容颜,和诸位女神合作过。

 

除了《白蛇传》中的刘涛、《京华烟云》中的赵薇,还有《青春的童话》中的李小璐;


 


文艺片《蓝色爱情》中的袁泉;

 


一部老早的青春剧《青春出动》就集结了双冰;

 


年代剧《天涯歌女》中和张柏芝相恋。

 

还有央视剧《红衣坊》,他遇见了董洁。

 


一个曾荪亚,一个冷清秋,天生的金童玉女。

 

09年潘粤明在福建屏南拍摄电影《为你而来》时发生车祸,造成肺部受挤压破裂,一度被下病危通知

 

在濒临死亡时,潘粤明说他看着妻子和刚出生不久的儿子的照片,靠着意念等候救护车。

 

幸运的是,上天保佑了这个家庭。



但仅相隔3年,一场离婚纠纷闹得沸沸扬扬。

 

曾经的金童玉女,跌落谷底,被贴满不堪的标签。

 

潘粤明更是备受打击,星途坦荡的他,在此之后,事业一落千丈,这几年的作品屈指可数,不是没深度的口水片,就是随便打酱油的。

 

要说这酱油,潘粤明老师大有把酱油往臭得打的趋势——

 

电影版《探灵档案》中,他跑去演了个“变态老师”;

 


笔者有些诧异,过气老演员的日子不好过啊,赚钱不容易。

 

15年一部意外的惊喜之作《唐人街档案》,捧出了一个不俗气有演技的玉面小生——刘昊然。

 


而这位曾经的玉面小生更让人吃惊,转眼一变就是中年的发福大叔 ,满面油光,皮肤松弛,完全颠覆形象。

 


天哪,这还是那个杭州湖畔的许仙么!


 


但是这个颠覆不邋遢,反倒是惊艳。

 

潘老师这次是变态到底了,饰演一个为了养女跑去杀人的养父。

 

刘昊然坐电梯时,他追上来,突然伸进来一只手,电梯门缓缓打开,着实让人吓一哆嗦;

 


而面对养女时,他那份扭曲极致的爱又显得怯懦拘谨,最后的纵身一跃可以说是很悲情,很有感染力了。

 


这下笔者恍悟道,潘老师这不是破罐子破摔,他是在转型,是在蛰伏

 

他甩掉了好看光鲜的“脸”,用过去的打击,慢慢沉淀出了他的演艺追求。

 

《唐人街探案》的戏份不多,到了如今的《白夜追凶》,虽然是野生军的网剧出身,潘粤明、导演、剧组人员,起初以为这部剧撑死了就是7.5分的水平,结果却意外打了个翻身仗。




而潘粤明,也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潘粤明,不是昙花一现的演员。


他不善言谈,安静无野心。


曾经有媒体评价他——

“不适合太过柴米油盐的世俗婚姻,也不太适合演艺圈的名利场。”


但从另一面看,也是好事,这给了潘粤明忍得住寂寞的耐心。

 


经历了起落,经历了幸福与诋毁,当观众为他抱怨,“你作为一个实力派演员,多年来代表作却不多,实在很浪费。”

 

他却依然淡然——

“所有的东西应该都是老天安排的吧,就算我沉寂的话,我也觉得是一种沉淀。”



的确,潘粤明越沉寂,越沉淀得成熟。

 

生活的磨难与中伤,不全然是坏事,尤其对于演员来讲,一些走心的深度角色,需要他们将自己内心最不想触碰的东西拿出来,揉碎拼接再呈现给观众。

 

想起之前给你们安利过的天朝电视剧届的潜力股翟天临,少年时代就经历一个人成长的孤独;


 


电影界的中流砥柱黄轩,经历过长时间的从一线资源到被换角、剪戏的打击,丧父的经历让他长久借酒精麻痹。

 


还有车祸过后的胡歌,凭借一连串的良心大剧,重新回到聚光灯下。

 


也许没有人天生就足够沉淀,足够成熟,演员们眼神里的故事,都有自己经历过的伤痛。

 

娱乐圈金字塔的顶尖就那么小,有的人急着往上爬,却没有“足够的故事”来支撑。

 

这或许是一些年轻演员们弊病的原因之一。

 


生活的烟火气,对有的人来说是不愿触碰的,是打击,对潘粤明来说,是沉淀,是被生活折磨过久的力量。

 

祝好。


巴塞君说

你最喜欢潘粤明演的哪个角色?

老规矩,每周四在留言中精选2位粉丝送观影红包





首页 - 巴塞电影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