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如果怀孕生子会带来很多烦恼,最起码我要自己在一定程度上选择不去烦恼

摘要: 我们对母亲的要求太多,给予的支持,却太少太少。我们不给她们足够的爱和认可,却要求她们爱孩子

11-10 09:14 首页 十分心理

你打开了十分心理第 772 篇原创文章

作者:黄晓楠,上海和睦家医院心理治疗师,美国加州富勒学院婚姻家庭治疗硕士。


作为一个心理治疗师,看起来太年轻恐怕不是一件好事。经验、水平和人生阅历都会在第一时间被来访者质疑。尽管我在这个行业已经近十年,但许多我的来访者见到我第一反应仍然是:“啊!你看起来好年轻!你多大了?结婚了吗?有孩子了吗?”尤其是因为婚姻或亲子问题来咨询的来访者,更在意我是个“过来人”还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所以,当我先让他们猜年龄,再说往你猜的数字上加个10就对了的时候,他们往往大为惊讶,再一听我不但有孩子,还有两个,还是双胞胎,还已经小学二年级…这时我就必须发挥出治疗师的控场能力,把震惊中的来访者拉回他们原来想讲的话题。


好了,现在你知道在你面前的我,有知识、有训练、有专业经验还有切身体验,我们来谈谈困扰你的问题吧。


然而转移话题不是都那么顺利,很多时候,接下来他们会问我的就是:你是怎么保养的?我通常还是会再次说,我们先回到您这边吧,以后有时间再慢慢聊保养问题。


回过头来,我自己想来想去,我是怎么保养的?论理生两个孩子,自己母乳,基本上靠自己带大,同时读完硕士学位,完成实习,回国工作,还拿下了难度逆天的加州LMFT执照(Licensed Marriage and Family Therapist,执业婚姻家庭治疗师),我应该多些“折旧”的印记才对。我又没有怎么保养——如果保养是指各种内服外敷的话。


我想,可能原因就是从怀孕起,我就是个不太“烦恼”的人


这个世界充满了未知和让人头疼的事情。在成为母亲之前,如何看待焦虑或许只是一个临床上的课题。但在我自己的身份转变之后,我发现,“一个人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选择不去烦恼”是我需要用一生去活出来的一种世界观——只有当我不烦恼的时候,我才能让我的孩子们也在今天不安的世界上安然居住。


本文作者与她的双胞胎女儿


“你有一对双胞胎!在上海这种地方!你怎么可能不烦恼?”


是的,不烦恼,从怀孕开始就不烦恼。虽然双胎怀孕可以是一个从头烦恼到尾的过程。比如说,双胞胎其实是分许多种的——同卵、异卵…前者又分单卵单羊膜或单卵双羊膜。单卵单羊膜双胎叫做MOMO Twins, 是风险最高的一种双胎怀孕,因为两个胎儿在一个羊膜里面共享空间,它们调皮会玩脐带,有时就会不小心勒住自己或彼此。如果怀了MOMO Twins, 医生会格外加强监控,而妈妈的焦虑程度也会成倍上升。


是的,怀了双宝以后我不得不变成了半个双胎怀孕的专家,因为太多我的问题都没有人可以回答,别人没有这样的经验,当时我也不认识任何其他双宝的妈妈可以分享她们的怀孕生产经历。


于是我只好自己读书、找资料——包括英文的资料,来作参考——双胎怀孕的体重增加应该如何管理?哪些事情特别需要注意?有什么高风险的并发症?生产的过程会和单胎有什么不同?新妈妈怎么同时照顾两个小婴儿?怎么给两个宝宝同时哺乳?等等等等。


不用谦虚,我是双胎孕妇中的学霸。短期内就掌握了许多怀孕和分娩的知识。在充分的知识储备和良好的家庭情感支持之下(我同意怀孕的条件,当时“谈判”结果是,所有的尿布归他换,他签字画押了,而且的确换了几千个尿布),我的整个孕期顺风顺水——体重非常均匀地每周增长一磅,没有严重并发症,一直到39周。


最厉害的是,我怀着宝宝照样上硕士课程,她们在肚子里的胎教就是《儿童发展心理学》和《家庭治疗理论》。老师在课堂上主持“发展性危机”的讨论,我肚子里就实时上演真正的发展性危机——宝宝在里面开展宫内拳击赛,PK佛山无影脚!


当时我在美国,有两位妇产科医生负责照顾我,一位是主治,另一位是高风险怀孕专家。在美国,双胎怀孕属于高风险,所以会额外多配备一名专家。医生们每次见我,都特别高兴地说:“你太棒了!你知道吗,双胞胎早产的比例太高了!很少人像你这样能一直怀到足月的——足月的宝宝身体更强壮,出生后需要的干预更少,并发症更少,未来的身体也更好。”


出生的时候,如歌5磅出头,如诗接近5磅。两个小家伙的体重在双胎中都算“优等生”,Apgar评分全满分。她们一天NICU(新生儿重症监护室)都没呆,直接跟着妈妈回病房,三天出院。


作为一个新妈妈,能够把自己的孩子健康平安地带到世界上来,是最感到满足和欣慰的事情了。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妈妈都像我这么幸运。


不用说媒体上这几年常常看到的产后抑郁自杀事件,就是在我的临床工作中,也遇到许多孕妇在孕期就有焦虑和抑郁的问题。


情绪上的困扰有时她们尚且能忍住、用力扛,但是心理因素慢慢引起的失眠,饮食失调(有些孕妇体重无法正常增加,自己和胎儿的健康风险都非常大)、慢性疼痛和其他躯体症状则超出了她们的意志能够控制的范围。


每每与这些新妈妈在一起,聆听她们的诉说,我就愈加深刻地体会到,怀孕生产对每一个女性都是非常个人化的体验——不是每个孕妇都感受到强烈的喜悦,有时候反而是更多的压力、担忧,抑或对于未来自己的生活是否还由自己掌控的不确定感


也不是每个孕妇都立刻能与未谋面的孩子建立起深厚的情感纽带,有时候她们反而会被强烈的悲伤和匮乏感淹没,因为她们自己或许就是在缺少妈妈关爱的环境中长大的,对母爱的感觉十分陌生,她们自己就像一个失落的孩子,而这个孩子现在又多了一个更小的孩子需要去照顾。翻遍自己内心的情感储备,她们找不到那种叫做“疼爱”的感觉。


然而社会的要求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特殊经历而改变。社会要求母亲都是牺牲的,忘我的,奉献的,无私的,关爱的...当新妈妈们心有余而力不足时,她们的自责可谓排山倒海。


我们对母亲的要求太多,给予的支持,却太少太少。我们不给她们足够的爱和认可,却要求她们爱孩子,完全放弃自己的需要。直到一个又一个悲剧上了新闻头条,人们才说:哦,这是产后抑郁症啊!但不管怎样这个妈妈怎么能这么狠心呢?言下之意,还是母亲的错误。


这让我想起我怀孕时经历的孤单——前面我说了自己大部分时候得到了非常好的照顾和支持。然而,如果画出一个更现实的画面,那就是,完美的东西是不存在的。


我虽然没有什么严重的并发症,但是在怀孕末期得了PUPPPS——孕期多样疹。这是一种至今没有人知道原因,也没有很好的治疗方法的皮肤丘疹,多胎怀孕的孕妇更容易撞上。症状就是全身各处不规则的大面积丘疹,奇痒难忍。白天还好些,到了晚上免疫系统活跃的时候,那就像无数只小蚂蚁在身上爬。我从大约36周开始慢慢出现,越来越严重,医生给的止痒药膏完全没有作用,我整夜几乎无法入睡。这个疹子在产后两个多月才慢慢完全消退,我还记得我一边看着自己快要烂了的腿,一边着急吃完饭赶紧要哺乳那时的悲凉心境。


我都来不及为自己哭,因为还有两个更弱小的在哭。她们是有权哭的,而我只能选择坚强。



记得我当时问医生,为什么这个症状没有很多的研究和治疗?他的回答是:因为发病率很低,而且一般只有多胎怀孕才有可能出现…更因为,这个疹子没有真正的危害,孩子生出来就会褪了,对孩子也没有影响,所以......没有人去研究它。


“没有危害?!”,那么我因为这个整夜整夜不能睡呢?我快要情绪崩溃精神恍惚,这不算危害?可惜的是,在有些医学概念范畴里,没有致病致残,就不算有危害;得的人少,就不够引起重视。我是孕妇中少数的少数,没有人在乎这个疹子是不是让我有跳楼的心。


然而谁是大多数呢?也许在统计的概念上是有“大多数”的,但当我们的眼睛能够睁开去看每一个个体,那么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少数,少的不能再少的少数——1。这种只有我一个人经历这种痛苦,没有人理解没人在乎的感觉,是压垮无数孕妇产妇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了解。于是我忍不住要发声,不平则鸣。因为我曾经是也仍然是少数,因为我是妈妈,我知道没有妈妈的情绪健康,孩子是多么无助和恐惧。因为生命的代价太昂贵,预防能够起到的效果远远胜于事后分析


一切的一切,回到初心。身为双胞胎妈妈,又是心理治疗师,我想,我们可以彼此温暖支持。


9月14日开始,我将应十分心理的邀请推出公益讲座:《如何照顾好孕产期情绪?给新手爸妈的6堂课》,详细讲解孕产期情绪问题的防治。


其实不光是新手爸妈,其他正在犹豫是否要生孩子,生育的意义到底在哪里的女性朋友,也欢迎来听!


愿我们正视自己手中选择的权利,也能为未来要承担的责任更好地做好准备!




首页 - 十分心理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