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犀利评价苹果:没有创新原地踏步,甚至是退步

摘要: 钛度要点:罗永浩说,“从这个(创新)角度来讲,我觉得(苹果)基本上没有什么进步,是非常让人失望的……我们过去对这个产品的信任,是基于它每次发布新的都会给我们带来惊喜,从这个角度去看的话,这几年是原地踏步,甚至是退步的。

11-09 04:21 首页 钛媒体

钛媒体 TMTPost.com

|科技引领新经济|



罗永浩说,“从这个(创新)角度来讲,我觉得(苹果)基本上没有什么进步,是非常让人失望的……我们过去对这个产品的信任,是基于它每次发布新的都会给我们带来惊喜,从这个角度去看的话,这几年是原地踏步,甚至是退步的。


钛媒体注:锤子科技近来动作频频,包括获得成都东方广益投资的6亿元投资、和阿里YunOS深度整合以及推出银魂定制版坚果Pro手机等等。今日,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又在企鹅问答上发文,对一些用户关心的问题作出回答。


关于如何吸引用户从iPhone换成锤子,罗永浩认为:“iPhone 用户是全世界用户里最难转化的……我们有一天比 iPhone 好 50%、60%、70% 都不足以改变命运,要比它好 300% 才行。”罗永浩同时表示,锤子手机正在向手机触控交互超过iPhone 300% 的方向努力,但“要在下一代平台颠覆和转换的时期抢先胜出才可以。”


就用户关于锤子手机Smartisan OS的设计理念的疑惑,罗永浩这样回答:锤子手机“想做最易用,最人性化的系统,这个大的原则从来都没有变化过。”只是初期由于对消费者的接受程度缺乏经验,而做了一些个性化的东西,到中后期则是想做一些可以提高效率的东西,比如“大爆炸”、“一步”和“闪念胶囊”。


罗永浩还在回答中犀利评价了苹果近几年的表现:原地踏步,甚至是退步。他这样说:


“从这个(创新)角度来讲,我觉得(苹果)基本上没有什么进步,是非常让人失望的……我们过去对这个产品的信任,是基于它每次发布新的都会给我们带来惊喜,从这个角度去看的话,这几年是原地踏步,甚至是退步的。


最后,罗永浩还在回答中表示,锤子手机有信心在下一代计算平台取代平板电脑和手机前的8到10年内,做出高度差异化和创新的产品,从而获取特别大的市场份额。


以下为罗永浩在企鹅问答的回答原文,略经钛媒体编辑:


@品科技:想问问罗永浩,如何能吸引我从iPhone换成锤子?


罗永浩:这也是过程,我们内部并不禁止用别家手机,我们公司同事差不多有20%、30%是用别家的手机,iPhone 为主,这个我们并不拦阻。因为计算平台的迁移对一个人是成本很高的事情,比如说我从中国人都不怎么知道乔布斯的时候就是果粉了,我在延边读中学的时候学校里就有苹果,但是我个人把我的 PC 转成 MAC 是在 2009 年,有差不多长达一年的时间才做了这个事,计算平台的迁移是伤筋动骨的事情,非常麻烦。


我们发展到今天,作为品牌在资本市场上看好我们的地方是,我们的用户人群跟 iPhone 的用户人群高度重叠,我们旗舰机很大比例上转化的是 iPhone 的用户,这是我们有价值的地方。同时也是我们倒霉的地方。iPhone 用户是全世界用户里最难转化的,原因是他用惯了之后,只要不犯什么大毛病,不做砸就一直能稳定卖出来。


手机没有那么艰难,但是试用期怎么也得两三个星期,所以我们选了一条最难的路,事实上也是因为我们只擅长朝这条路上做,还有一个就是尽管我们的操作系统,你如果看各项指标,300 项、400 项,以专业角度和用户角度去测,超过 60%、70% 都是碾压 iPhone 的,我们的软件操作系统做得这么好,但是实际在用户那儿,在卖场给你看一下,你摸一下就决定转到这个来,这个很难实现,只是实现了以后用户黏度会比较高。


不过这个我们在心理上有充分的准备,我们也在自责,因为你知道苹果不是发明智能手机的公司,2007年iPhone推出的时候世界手机巨头都在做智能手机,有Windows系统的、塞班系统的等,都在做,但是 iPhone 为什么胜出呢?因为它比竞争对手好 300%、500%,这才能改变本质,我们有一天比 iPhone 好 50%、60%、70% 都不足以改变命运,要比它好 300% 才行。有没有可能在手机触控交互上比它好 300% 呢?我们不确定,在朝这个方向努力,但是要想成为更伟大的企业,要在下一代平台颠覆和转换的时期抢先胜出才可以,否则你永远是老二。如果有一天我们把所有的手机都做得比 iPhone 好 200%,仍然可能对这个世界而言你只是个小苹果,我们必须到下一代计算平台的时候才有希望,这个道理像在 PC 和 MAC 的战争中,苹果输给了微软,乔布斯一直到死没有一天不努力,MAC 就是打不过PC,输了就是输了,平台竞争就是非常残酷,这一代输了只能到下一代平台上试图再胜,是这样一个东西,对我们来讲,做手机的心态是非常好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投资者起初认为我们是因为无知进入这么一个竞争的红海,但是交流发现我们想得很远了之后才知道了我们的逻辑。


@眼眼眼眼:从“大爆炸”、“一步”到“闪念胶囊”,Smartisan OS还是挺让人惊喜的。它的设计理念是什么?


罗永浩:我们想做最易用,最人性化的系统,这个大的原则从来都没有变化过。只是在初期的时候,因为你做的是大众消费品,不是小众的,所以针对市场上的消费者和用户对于有可能更好,但高度差异化东西的接受程度,由于经验的缺乏所以计算得不是特别准确,所以我们做了一些个性化的东西。


今天我们会把个性化的东西保留在设置里,如果打开会有变化,如果不打开从别的机器上转过来也没有太多的学习成本。


到了中后期,我们做了一些比如“大爆炸”、“闪念胶囊”、“一步”这样的功能,其实是渐渐意识到,做一些提高效率的东西会比提高愉悦感受的东西有时候更重要,因为提高愉悦的感受可能一部分特别敏感,另外一部分无感。但提高效率这个事儿无论任何人都是敏感的。


整个三个不同的时期我们本质上还是想做最易用、最人性化、最漂亮的OS系统,做到今天我认为,事实上我们也已经做到了。我相信只要我埋头把产品做好,有一天用户不喜欢也会用的。


@世道必进、后胜于今:之前看过您的书,也在网上听过您的演讲,还记得您曾经做过一系列“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的主题演讲,我也觉得理想对于一个人来说特别重要,现在我想问的问题是:你怎么看待做企业也要讲理想这件事?


罗永浩:我是觉得做企业它的价值不仅仅是体现在一定是真金白银的盈利。我举个例子,如果亚马逊还能以今天的速度持续发展,然后全程都是每一个季度财报都是微亏的,你说这个企业有没有价值?我觉得非常有价值,因为它在过程中解决了无数的问题,无穷无尽的好问题,都是对社会有益的。


那如果企业只是单纯追求利润,那比如说以我们做产品的企业为例,现在最成功的假使是五个巨头,五个巨头全是搞渠道出身,没有搞产品出身,全是渠道巨头。那你争来争去,这个起来那个下去,那个起来这个下去,对这个世界是零和游戏,它没有价值。所以我自己是会觉得,为什么我们这个企业挣钱以后也是要始终要讲理想主义,要有追求,就是说我理解的好企业是要有在金钱之上的更高的追求,但不是说放弃金钱,金钱始终是个基础。如果我放权找一个接班人的话,我希望是这个样子,而不是说他是个职业经理人,变现能力比我强六倍就可以了。


@静子:苹果 12 号就要发布新款 iPhone 了,想问下罗总怎么评价苹果最近几年的表现?相比乔布斯时代,近几年苹果的表现如何?


罗永浩:这几年,苹果产品一直在进步,生意越来越好,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是产品的进步都体现在那些质量上的进步,比如说电池比过去更大了,一会儿拉长了,一会儿拉宽了,一会儿压扁了等等。


但是你去看它赖以成功的是创新的,是不一样的,是差异化的这些东西,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基本上没有什么进步,是非常让人失望的。所以我们自己团队里,像产品经理,仍然用苹果的也有不少,就是两部手机的这种也不少。但是我们对每一代产品更新都会买的那些同事去沟通了解看,也是认为考虑到我们过去对这个产品的信任,是基于它每次发布新的都会给我们带来惊喜,从这个角度去看的话,这几年是原地踏步,甚至是退步的。


比如去年新发布的笔记本,居然把那个带磁的充电线给去掉了,现在弄成一个 USB 线插。为什么呢?因为今天做决策的是一个设计师,当年做决策的是一个产品经理,这就是区别。一个设计师会认为把那四个孔全去掉才好看呢,全部无线传输算了,他甚至可能有这样的冲动。可是一个产品经理会定义一个产品的时候,既要考虑设计上的美观,也要考虑产品的实用性。如果我们在实用性方面,比如说牺牲了十分,是不是在其他地方加了三十分,导致加的三十分减了这个之后还剩二十分是正的,他要去考虑这些东西。


但是如果是一个设计师做决策,他肯定恨不得希望这个机器从头到脚一个孔都没有才漂亮呢,他肯定是这样一个冲动。所以我觉得这些是很典型的。再比如说 Mac Pro,所有的 Pro 机型都是给专业人士用的,专业人士工作需求里至关重要的一个就是可扩展性,结果他做了一个Pro机型,做得像一个精致的一个小艺术品,放在家里,像一个小花盆,一个小垃圾桶,做成这个样子。那带来的问题是扩展性方面,基于苹果电脑平台去工作的专业人士来讲,这就是一个灾难性的后果。像这些都显然是一个业余的产品经理定义产品才能做成这样。


就像是你的前任给你打造了一个丰厚家底,你可以这么走下去,在出现拐点之前,大家还是会盲目地崇尚强者,说你厉害。这个是今天苹果和这个社会跟它的关系之间的一个现状吧。


@鑫哥:手机行业重新洗牌,你有什么技术或者独具一格的地方可以继续生存下去?


罗永浩:差异性的追求是人类永恒的追求。所以我们的定位就是,要做跟这个行业不一样,创新的东西,这个东西在任何时代都是有需求的。


没有意外的话,在下一代计算平台取代平板电脑和手机之前,会有大概8到10年,整体上创新乏力的这么一个时期。在这个时期,如果我们能把差异化的东西比今天做得更好,我们当然没认为自己做得足够好。只是说如果做得更好,做出高度差异化和创新的东西,我们有希望在这儿弄出一个特别大的一个份额来,这个是很有信心的。


微信推送太少,下个钛媒体App更及时了解这个新奇世界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购买《2017年全球创投市场第二季度季报》


首页 - 钛媒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