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科学地摆放一只扭结面包?别笑,很严肃!

摘要: 这是一篇科普贴

12-11 06:37 小萨 首页 德语达人

世界局势复杂,德国矛盾重重。除了政府组阁艰难、难民危机严重、特朗普宣称耶路撒冷归属以色列以外,还有一个问题让德国网友很是挠头。这个问题就是


怎样科学地摆放一只


扭!结!面!包!


扭结面包,德文Brezel,卖相奇特、口味咸香。针对如何科学摆放扭结面包这个问题,《世界报》、《斯图加特报》、《斯图加特新闻》、《莱茵信使》等媒体在线版都做过解释和报道。在社交平台推特上,#Brezelgate 的标签下每两三年都会掀起一次讨论的热潮。

要探讨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对扭结面包的构成有一个简单的了解。扭结面包看似是个缠缠绵绵、难舍难分的整体,但事实上可以分为两个部分,即面团较粗(dick)的部分被称为“肚子”(Bauch),面团较细(dünn)的部分叫做“小胳膊”(?rmchen)。那么问题就是,摆在盘子里的扭结面包,应该“腆肚子”还是“举胳膊”?




Part

1

热心网友的推测……

 

一名网友在网上进行了一项小调查,参与者有151人。其中66%的人认为,“肚子”应该朝下;34%的网友持相反的观点。部分网友表示,这样愚蠢的问题简直击穿了扭结面包人(bāo)性的底线,是对扭结面包人(bāo)格的严重侵犯。

 

请看以下网友在推特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费心费力的寻找真相

 

问卷中的选择疑问句显然限制了德国网友们的想象力。事实上,他们有能力给出更精彩、更有艺术性的答案。比如:


 “你们都错了,上下显而易见”(横剖啊?!)


以下创意大概参考了“圆桌会议”的逻辑?


“蛤蛤。上面是好吃的那边好不啦?四不四洒?”


“我来澄清一下,摆放扭结面包的科学方式,就是摆在我的胃里。谢谢”




Part

2

记者同行的无聊努力……


面对如此复杂难解、侵犯人(bāo)权的局面,《世界报》的记者表示看不下去。正义的力量促使他们找到面包店老板、烘焙协会成员和面包博物馆负责人,对此进行了严肃、深刻的调查。调查记录如下:


面包店老板:

老板:“我们一直都这么放啊,就好像笑脸一样。”记者:“什么?笑脸?” 老板:“没错啊,就这样,笑脸!”(*一说“肚子”朝下像爱心)


面包店店员:

记者:“这么放是不是包含了某种传统?”店员:“不是,就是因为好看。”记者:“%¥&#……恩,所以,扭结面包的科学摆放大概是一个美学问题。”

德国烘焙行业协会:

该协会相关人士选择对此保持沉默、不做回应。


乌尔姆面包文化博物馆:

馆长表示自己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争议,并认同记者此前提出的观点,即面包如何摆放其实是个美学问题,没有标准答案。




Part

3

掌握真相的少数人……


不放弃的记者经过研究发现,扭结面包有两种,一种来自施瓦本,一种来自巴伐利亚。施瓦本人会把扭结面包的胳膊做得很细,而且在烘焙前会用刀片划出开口,因此施瓦本扭结面包成品上的整齐切口清晰明显。巴伐利亚扭结面包在方言里叫做Breze,面包上的裂口一般是烤制过程中爆开的,而不是整齐切痕。因为两种面包都来自南方,因此记者认定,解决问题的关键一定在南方。

于是记者致电昔日施瓦本扭结面包女王Tanja Angstenberger,她几乎毫不犹豫地给出答案:“肚子在上面!”她用面包制作工艺解释道:在手工制作扭结面包时,面包师两手各持香肠状面团的两端,抛起、打结、扔到烤炉里;“胳膊”是面包师手拿面包的地方,“肚子”是接触烤炉上挂钩的地方;面包师松手后,扭结面包自然“肚子”朝上,“胳膊”朝下。

巴伐利亚烘焙行业的权威人士Wolfgang Filter也印证了这一说法。他说:很早的时候,扭结面包就是面包师的标志;面包师们会把扭结面包的图案印在行会纹章上,绝大部分纹章上的扭结面包都和今天人们烤面包时的样子相同,即“肚子”朝上,“胳膊”朝下。

所以,大多数网友的观点和面包行业从业者的观点,基本上确实是一种美学,而不是科学。那么,为什么德国人在这个鬼扯问题上这么纠结? emm……按照文章结尾通常应该上价值的原则,小编弱弱的呼号:科学摆放一只扭结面包是人类对食物最基本的尊重(?!)。

 

德语达人编译自世界报、推特等

图片来自互联网,转载请注明



首页 - 德语达人 的更多文章: